织梦58

徒步登山头像卡通那些年,我遇到的奇女纸们

那些年,我遇到的奇女纸们

前段时间,写了篇《那些年,我遇到的佳人们》,本以为能引来如潮好评,没想到接到不少赞扬。

“哇靠,我以为会有我叻,居然一笔带过,再写篇《我遇到的才女们》,重点卓越下”

“我就成仆人一笔带过啊?”

角力计算客观的是:“写才女!写女汉子!”

客观是客观了,但又纠结了,究竟?结果是写才女呢还是写女汉纸呢?比如上次被一笔带过的牙牙,写她女汉子吧,觉得对不起同伙,写她才女吧,又对不起自己天良。还有才女们明显比佳人多,排名也成了题目,即使加句“排名不分先后”,也怕招来赞扬:

“既然排名不分先后,为什么把我排这么后?”

于是迟迟不敢动笔,此日忽然顿悟:才女也好,女汉子也罢,都是奇女纸,排名就按认识年份,一进行理搅扰多天的难题,当浮一大白。

酒是闾里醇——绍兴女儿红

传说中,世界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

又有传说:大专生是赵敏,本科生是黄蓉,研究生是李莫愁,博士生是灭尽师太,博士后是西方不败。

而文文,不论从哪一个传说来讲,都是属于第三种人,男左女右她中央。强如西方不败的人物,又若何可能是普通人呢?!外传有次她回家,有邻居大妈要给她先容男同伙,一听她是女博士,大妈一声不吭就走了。

文文是我的高中同窗,高中三年,不论若何调位置,永远跟我是前后排,前一年在我前排,后两年在我后排。

一开始对文文却没什么印象,由于她跟我一样,都属于长得很隆重那种。长着假小子的外形却又没有一颗女汉纸的心。所以一直隆重到军训终止。

一直到物理课上,她才收回属于自己的光线。物理教师很爱发问,问的还都是没教过的,由于他一直都在强调:“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答不出也不消受罚,只是站着看他问下一个……然后就会看到成片成片的坐着中枪,一直问到文文才终止。这个时候,他就会说,你们看看,站了若干好多人?然后又指指文文,说,这就是能力哎,你们就是不行哎。

我顶着物理课代表的身份,从没被他这么夸过,我能答的时候,他从不叫我,叫上我时,我决定答不了,想知道户外徒步装备清单。那时我不懂若何没关系这么奇异,自后看了TVB的《读心神探》后,我知道了,教师决定也懂微表情。所以我也特虫拜文文。

有时候,近半个班的人站着,教师下不了台,就让文文来救场。那时我觉得每次她都是踏着七色云彩出场的,挽回我们于水火之中。

文文的成效,印象中从没见她考过第一名,但也从没出过前五名,最紧张的是没有偏科,所以她是悉数教师打劫的班宝,最多的时候,插手了数理化生四门科的竞赛。恰恰还没见她一天到晚死读书,该活动的时候照活动,很是熟能生巧。

在战斗中,有一种战术叫人海战术。雄伟的太祖辅导我们,要让仇敌吞没于国民战斗的汪洋大海之中。在高中,也有一种战术叫题海战术,徒步。旨在把学生吞没于习题战斗的汪洋大海之中。不过当年化山派的一位风老先进也说过,再浑然天成的招,也会被人破解。而破解题海战术的最卓有成效的方法就是“抄”。

所以每当晚自习的时候,文文就成了最受迎接的人之一。由于她的作业是最全的,语数外理化生完好。由于吞噬地舆位置的上风,她成了我的独一作业供给商。

说几句题外话,抄作业,完全称得上是个技术活。比如日常考50几的,次次抄成90几,那完全是坑人坑己,传说中的猪一样的队友。像我这种专业处置抄作业好几年的人,是完全不会犯这种差池的。抄遴选题时,每隔几题就有心错一题,假若时间充沛,就随机挑几题自己做,并把解题思绪,计算草稿都写在试卷上让教师一看就知道是自己做的。以至有一次,教师抓了一批抄作业的后,把我立了典型说:像XXX这样把草稿写试卷上的就很好,让我了解你的解题思绪。我就在上面默默的说:由于专业,所以优秀。学习徒步登山头像卡通那些年。

由于我也有那么一两门课属于拔尖,所以也经常跟文文筹商题目。有时在自习课上筹商,就招来班纪委(纪律委员)的横眉冷对。只是奇妙每次纪委都只针对我,从不说文文。难道在高中时,我的人品就开始不行了?

高中三年,跟文文就是抄作业和筹商题目,没有谈人生谈完全,没有约会,没有两小无猜没有小明朗。

大学四年联系不多,大三时有次到杭州去看她。妈呀,活生生的女大十八变。比板寸略长的头发变成一头飘逸的长发,碎花连衣长裙,略黑的肤色加略厚的唇,看起来略像安吉丽娜·朱莉。外貌的蜕化只是其次,明明学的是数学却跟我聊歌剧、音乐会、交响乐、话剧、舞蹈以及,以及摆地摊。你很难联想有一天一个像居里夫人那样的女孩跟你聊起了艺术时的表情,聊完艺术还跟你聊摆地摊的心得经验。那天我完全地在浙大紫金港风中缭乱了。

你说她是文艺女青年吧,她跟你聊摆摊从业资历,你说她是小商贩吧,她还拿了数学建模竞赛第几名,拿到了保研资历,整个大四都不消忙考研忙找做事。极度可疑拿保研资历只是为了大四的时候有时间摆摊……

2008年,我从南京到了杭州,跟文文小聚了几次,而那时,她也确定了去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留学。那年夏天,相比看头像。我陪她去造访了几个高中教师,回学校逛了一圈,最自后到英语角,那个满园紫藤树的那方,那个文文传出绯闻的处所。

文文是英语角的常客,高三那年,她在英语角遇到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学弟,英语口语相当不错,一来二去就——熟了。于是,每周一晚自习她去英语角,我们坐她界限的一些同窗就开始起哄:紫藤树下,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却终有散场,北京奥运会前夕,她启航去了美国,去了万恶的资本主义,从此,雄伟的无产阶级反动战友变成了资产阶级小姐。

自后,外传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开始研究起来菜谱;再自后,又在学校租了块地种起了菜,三五不时的拍些新鲜蔬菜给我看,即使算不上农场主,也算是个地主婆了吧。这该死的万恶的资本主义,让女博士当起了农民。

兰陵美酒郁金香

她叫紫色郁金香,也叫紫漫。认识她的时候,她叫紫色郁金香,发现她琴棋书画诗酒茶都懂,惊为天人,忍不住想唱:自从在西子湖畔遇见你,还想在钱塘江边再遇你。自后,发现她还叫紫漫,一个背包客。专业背包十年,前6年,影迹踏遍祖国,10岁首开始把眼光投向了国外,影迹广大几大洲,留下了有数故事,传说,照片,以及13岁首出版的《阳光下的清走》。

不同的圈子,对她有不同的称号,有人叫紫色,有人叫紫漫,还有人叫小紫,还有诸如心爱的、姘头、老公、独一等,那是某些特定的人对她特定的称号。在我年老那会,角力计算喜欢叫她阿紫姑娘,自后发现她姐夫不叫乔峰,是以作罢。

不论是紫色郁金香,还是紫漫,都是一个传奇,当然,听听登山图片高清大图。这是角力计算见外的说法,跟她亲切的人,会说——“奇葩”。

凡是关注紫色微博都知道她有点小迷糊,状况不休,各种状况另人蔚为大观。不过有一件事却从不会让人挂念……

跟人约会的时候,时常要挂念对方会不会早退,但假若是跟阿紫约会的话,则少了这方面的郁闷,由于她早退是板上钉钉的事,不需挂念她不会早退。经过探问发现,该女人喜欢掐着时间出门,然后路上爆发点小状况。早退时间跟状况大小成反比。她最爱干的事就是在车站或飞机场飞奔着通过安检,以切确到秒的时间入座,无意也会因早退而改签,假若哪天她早到了,那很可能是火车或飞机正点了。

某日,在一个有20来人组成的吃喝玩乐群里筹商大众是若何认识的,妈呀,真是不说不知道,险些悉数人都是直接或直接通过紫色认识的,假若画个相关线路图,她简直就像是那个交通枢纽。假若有两个以上圈子联谊活动,也一定是通过她接头的。是以,我们亲切的称号她百搭。

俗话说:宅若久时自然呆,呆到深处自然萌。此男子特别很是不宅,却有点自然呆,特别很是自然萌。

有次她跟同伙在桌游吧三国杀,叫我也过去,我到了后,也没先容,直接开杀。刚开始,对面一哥们就说:主公自然呆嘛。

哇,好中肯的评价。决定认识好多年了吧。那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自后才知道,我到的时候,紫色的同伙一经杀完走人了,跟我们一起玩的都是吧里凑的搭子。然后我就极端敬佩那哥们,说起来我认识紫色也有几年了,一直只觉得有点小迷糊,居然没发现她是自然呆。

三国杀时,最怕的就是她主公我奸臣,听说徒步登山的好处。我被一帮反贼群P时,她总是跳进去痛打落水狗,美其名约,你长得就不像坏人。等奸臣挂了,就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咬着手指头很萌很冤屈地看着你,乐趣是谁让你长得这么不像坏人的。好吧,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摊上这么个昏君,下次还是高兴做反贼吧。

某次,跟阿紫去爬北岑岭,在山顶上求了个签。结果,一人一个下下签,真是买卖公允,童叟无欺啊。只是下山之后,此女好运功德不休,各种开心事。忍不住感慨古龙说的:爱萌的女孩,通常运气不会太差。

爱生活,爱古琴,爱茶道,爱画画,其实户外徒步装备清单。爱摄影,爱台球,爱穿高根鞋,热爱一切抵家的事物,这就是紫色郁金香。不是每一朵郁金香都是紫色的,假若遇到一朵紫色的郁金香,请珍贵之。

当紫色脱下高根鞋,换上登山鞋,化身为紫漫时,又是另一种风采。

背着有她半人高的背包,带着锅碗瓢盆,携着小黑(她的相机),操着一口很poor(破)的英语上路,处处奔忙,穿州过省,漂洋过海,跨洋过洲。概况请见2013年出版的《阳光下的清走》(当当网有售)以及天涯《十年清走——独身只身男子十年背包穷游走过的一百一十一座城》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仆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异地。

李白的这首《客中作》,其实也很相符紫漫的清走生活。

自酿散装白酒

乙丑年二月初五,忌出行。那一天,出门没看黄历,不知道这是一个不宜出行的日子,而我,灰溜溜的去插手了杭州网义工分会的西湖环保活动。

在环西湖途中,遇见了一个女人,这女人不停的说着她表哥是多么滴帅,多么的油菜花,那时我在想,这女人是多么滴花痴。这年头,有人说他爸是李刚的,徒步登山装备。也有人说她干爹多有钱的,从没听人说她表哥多油菜花的,最离谱的是这该死的女人看下去挺流氓的,却不停的说自己是淑女,真想问问她知道“输”字若何写不?

自后我才知道这女人叫牙牙,她所谓的表哥是传说中的维塔斯,不知道从哪认来的。她顶着个阿拉蕾的头像,还三五不时的戴个比脸宽的镜架装阿拉蕾。那一年,她三十,我二十刚出头。

再自后,我发现她跟同伙之间的相处形式都是互相骂,互相损,互相糗。再再自后,我发现这是我角力计算特长的,于是也成了角力计算要好的同伙。

那一年牙寿辰,在空间里收到了好多祝愿,看得我都钦慕妒忌恨了。大大都都是祝牙终于奔完三了,开始奔四。通常说到牙年龄的时候,牙总会说,牙才18岁。于是有个哥们创造了“公岁”,说牙是18公岁。我觉得这人有点缺德,牙最多16公岁不到嘛,若何能把她说老呢。于是,我就说:牙本年18岁,明年也18岁,20年前就18岁。只是没想到,3年后,我也收到了祝我完成奔三,开始奔四的祝愿。唉,进去混,迟早要还的。登山。

由于我长得角力计算忠厚淳厚,所以在群里,经常是被欺侮的主。不过还好有牙在,牙就像网游里开了嘲讽技艺的MT,罗致着各路仇恨值,让我们没关系安心性搬个凳子当不明真相的观众围观。主要是她老爱给人取绰号,什么屁果猫啊,落破楚啊,固然嘴贱无法双拳不敌四手,双嘴皮不敌四张口。每当牙被欺侮的惨了,我就跳进去说,你们太过份了,若何没关系这样欺侮牙?等牙计算激动时,我就说:你们欺侮牙居然不叫上我,太过份了。这补刀可是技术活,像牙这种智商的是学不会的。

当然也有我出糗的时候,这个时候,牙就会“勉励”我说:你若何比牙还笨啊?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智商不大够用了,由于我总分不清这是牙在夸我还是她在自诩。

某年过年,觉得一经糗了牙一年了,再加上过年喜庆的空气,有点下不了手了,于是昧着天良忍着恶心绞尽脑汁想了两句夸牙的话发送进来,没有收到回复却接到她的电话,说我的QQ被盗了,速即去看看。我说我正在用QQ,没被盗。她答,要么适才有人用过你的QQ,适才居然夸牙了,决定不是自己在上的。

这还不算,居然还发了条QQ消息要我对暗号,于是我说了几件牙的糗事以证身份。

通过这件事,终于让我明白,与其昧着天良去夸牙,还不如本着天良说真话,固然良药苦口,至多对得起天地天良。

所以继续爆料。牙角力计算偏爱数字62(杭州话,跟2B差不多乐趣)。她买个东西经常碰到62元,给100找38。以至有次吃饭总共60元,她说老板,能不能克己点62啊?

印象最深的是,山头。牙大婚日。到我们那桌时,淑女牙一撩婚纱,一屁股坐凳子上,然后抬起右腿踩在另一凳子上,一把抓过新郎说,这是我媳妇,有点害臊。

这一刻,我觉得广告上说的“带护翼,防侧漏”的那种基本挡不住这个女汉纸的霸气侧漏。

所以假若让我用一句话来状貌牙的话,徒步登山头像。我觉得该当是“假淑女,真汉子”,假若让我给牙打分的话,决定是100分,由于她是62和38的组合体。

牙养了一条狗,叫扭扭,是她的宝贝女儿。她经常发一张狗狗背书包的卡通图,说扭扭上学了。然后,我经常冒充扭扭的班主任向牙发短信,收取扭扭的学杂费、补课费、补考费等。这个时候,牙的智商就见涨了,说我在出差,不便利,让和尚旧旧先代付一下。

婚后,牙到桐庐养胎去了。我一直怂恿要让娃叫捏捏,自此就没关系一起叫扭扭捏捏了。前段时间路过桐庐,去看望了下牙。结果看到一个大瘦子。7个月了,居然一点肚子也没有,只是自己胖成球。吃得补品都到自己身下去了,同伙都说她是后妈。连坐个公交,都没人给她让座。所以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后妈的代遇啊!

忍不住想用国产零零漆里的一段台词了。

你以为躲到桐庐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象你这样拉哄的汉纸,岂论在什么处所,都像暗中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显然,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神乎其神的刀花,和那杯自酿米酒,都完全的将你出售。

情系北大荒

某年某月某日,事实上徒步登山微信头像。我们一伙人去一家西南风味的餐馆啃羊腿,大块肉就想起了大碗酒,于是我跟小草就喝起了北大荒,一瓶两瓶的加,前后干掉了7瓶,那时饭前饭后角力计算大作拍照微博,于是7个空瓶上了微博。没多久,就收到晔子的回复,说让她想起了当年在上海,没有碗,把北大荒倒在铝制饭盒(小时候在食堂里蒸过饭的人该当有印象)里喝。忽然觉得什么大块肉大碗酒的都弱爆了,觉得她才是喝出了境界,同时,一条汉子的形象跃然于微博,感谢微博,还没见面,就对晔子有了这么深切的印象。

说起晔子,她是牙妹,假若说牙是女汉纸的话,晔子就是真爷们。外传牙小时骗她说她是爸爸从牛粪堆里捡来的,然后晔子就拿了菜刀追了牙好几条街,一直到早晨牙都不敢回家。

由于第一次见面她装得很隆重,所以对她没什么印象,而我又长得很隆重,她对我也没什么印象。第二次见面,是我去看牙,学习奇女。牙忙烧菜让晔子来接我。那时,谁也不认识谁,她又没带手机,结果她在小巷上,不停的大叫:虫二,虫二(我微博是春下虫二)。我那时很想冒充不认识她,太丢人了。


晔子不只性子帅气,人长得更帅。牙在夫家办酒席时,我没插手,看到一张照片,是四位伴娘加一位帅气小伙,一直到在牙娘家办酒席时,我才发现那个帅气小伙是晔子。那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我跟孤山以及4位伴娘一伙在安吉车站等,等新郎新娘化好妆过去稍上我们。那时,从婚车高低来一个穿衬衫,戴墨镜的人,孤山速即迎下去叫大哥。然后“该大哥”说:我是蒋生助理,浩男和山鸡这两小子来了没有啊?我听着腿就一软,差点没跪下去。再仔细一看,我滴娘呀,历来这帅气的蒋生助理就是晔子啊!

其实这位蒋生助理还是很有爱心的。捡了条落难狗落难猫养,就是传说中的中华田园猫狗。就是取名字的咀嚼有点特殊,就叫大宝小宝,一听就知道晔子的语文是体育教师教的。外传扭扭常到小宝眼前去显摆,小宝通常都不理。然后扭扭就去小小宝那显摆,小宝喵地一声,呲了下牙,我不知道我遇到的奇女纸们。扭扭就吓得躲到大宝身后颤抖去了。

晔子写得一手好字,经常在微博上显摆她的字。还说小时候写毛笔字,她整个本子都被教师描上了红圈圈。我一边钦慕妒忌恨,一边说,我们的教师,是写得不好的才描红圈圈。

晔子是家驹歌迷,其实牙也是,不知道她们是谁影响的谁。经常插手驹迷活动。有次晔子来杭州,组了个团到吴山广场卖唱。只是不知道这年头买艺不买身的人太少还是实在唱得太差,用牙的话来说,连公交费也没赚回来。属意,是公交费不是打车费。

其实晔子也很简单,一扎冰啤,一盘小龙虾,一盘爆螺丝,足矣。假若这些太贵。一饭盒北大荒也没关系打发。自后我把她QQ备注成行尸走肉。

宫廷御宴酒,180一杯

写完整篇都没想好寸适合什么酒,绞尽脑汁,想得昏天公开的时候,忽然冒出这句,自后仔细想想,这个也蛮相符人物设定的,关键是看若何阐明。

宫廷御宴酒,180一杯,折现。

哈……

缘切六寸,很多人都叫她寸爷。假若说孤山的山爷只是一个称号,那六寸的寸爷,你看我遇到的奇女纸们。就是爷们中的VIP。

倒不是真的说她很男人,而是海涵大气。用前两年角力计算摩登的好姑娘准绳: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好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卖得了萌,耍得了二;扮得了萝莉,演得了女王;晒得了上限,红得了面颊;玩得了小清爽,咽得下重口味;穿得了水手服,舞得了小皮鞭;听得了音乐会,吃得了大排档;我吐槽她就能毒舌,我面瘫她就能腹黑;斥退过厚颜无耻的无知青年,躲得了不怀好心的鄙陋大叔!

以此准绳的话,寸完全是好姑娘中的好姑娘。

刚认识她那会,只是觉得此男子常卖萌扮萝莉,再熟谙点,又发现此女很有御姐风范,再自后,又发现此女有女王范,末了才发现,她是一个自称爷的女人。以至无意丫姐自称下爷,她还会说,丫,你是姐,我才是爷。

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被圈内称为爷的男子,都不是普通男子,比如范爷,更比如寸爷。

无意有人在群里吐槽,通常寸爷的回复都很刀刀见血,不对,是不见血,是一语气把你憋成外伤。用摩登的话来说,是高端黑。她的话,不犀利,更不奸诈,却击中你关键。打个譬喻,就像普普统统的一招黑虎掏心打过去,却比小李飞刀难防,杀伤力比降龙十八掌大。假若说我们还在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阶段,寸爷一经到了见山又是山,见水又是水的境界。

而今略微有点才智的就没关系叫佳人才女了,假若再加上有点学历,就没关系称砖家教兽了。但寸爷却是名符其实的,寸之才,说句上知地理,下知地舆,星相医卜,样样精晓,可能稍显妄诞,但比之卧龙凤雏之流,却还要略胜一筹。

比如凤雏先生被乱箭射死,而每次有人万箭齐发,寸都能以尽善尽美挡之;又比如卧龙先生身膂力行,活活累死,而寸却能有事老公服其牢。两相角力计算,高低立判。

网友说:外事不决问谷歌,那些。内事不决问百度,房事不决问天涯。但在我们圈子里,诸事不决问寸爷。

不论是养身保健,吃喝玩乐,疑义杂症还是难言之瘾,只须扣问寸爷都会有答案,而且比之百度天涯之流,寸爷的答案是经过挑选的,没有那种大段大段没用的废话。简直就是一本活着的百科全书。

所以有时我们调侃她是寸乐大典,寸熙字典,大寸百科全书。所以有时候,寸爷也是个动词,跟摆渡差不多乐趣。但是一听寸爷、渡娘,光看辈份就知道谁角力计算猛烈。

假若她生在现代,只须往哪座名山大川结庐而居。朝野高低决定散布着“得寸爷者得天下”的偈语,假若遭遇碰着乱世,百姓决定在心里吵闹:“寸爷不出,奈苍生何”?各路英雄英雄、藩镇枭雄纷顾爷之草庐之中。所谓“乱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国之柱石,国度栋梁,约略如此。到时所谓卧龙凤雏安石之流,只能打酱油过过瘾了。

经常听爷给我们讲养生保健学问,觉得这人生活很有档次。不过我也亲眼见过此爷在等饭时间,吃掉了一大袋没洗过的水果。真的猜不透她啊,再次证明她不是那种千千小男子。

某天,群里聊车时,说起了野帝,然后爷直接给野帝写了条广告语。

“开着野帝,离开野地,吃着野餐,打着野战。”

“哐当”一声,群里的人全爬不起来了。我只能弱弱的问一句:徒步登山头像卡通那些年。

“寸爷你又在胎教了吗?”

然后寸爷孩子他干娘说:你这个胎教有点彪悍的,还是生儿子吧,生个女儿的话,成什么样了。

……

号外,寸爷怀的是双胞胎,以她百科全书的学问库,有什么祖传密方也说不定,想要的没关系跟她私聊。

号外,寸爷在杭州的婚礼很温暖。

寸爷威严,寸爷幸运。

青梅煮酒野女人

她网名叫央央派,很拗口;她真名很是高端洋气,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叫她寸妹,她就是寸的妹妹。

有时我怂诵她,让她取个拉风点的网名,而今我们叫你寸妹,自此我们叫寸某某姐。然后,她取了个更拗口的网名,没宗旨,还是称号她寸妹吧。

第一次见她,是某年某月某日,我们一群人组队去徽杭古道打怪刷正本,呃,不对,是去徒步看油菜花。那次,我知道了哪个是网上的缘切六寸,徒步登山装备。而央央派,就是寸妹,还是不知道哪位是。只能说,那次我在冒充很高调,她在冒充很隆重。

再次听说她,是寸计算酿青梅酒,说寸妹要来杭州了,给妹计算的,寸妹是酒鬼。那时我心里很怪,牙妹是酒鬼,寸妹又是酒鬼,若何我同伙的妹妹都是酒鬼呢?

再一次感谢新浪微博。跟寸妹第一次接触就在微博上,遇到。那时寸发了条微博,什么微博一经不可考证。那时上微博可是跟皇帝上早朝批阅奏章一样,所以我就恣意回复了下。没想到寸妹又评论了我的回复。于是两人起劲了,在寸的微博上聊了几十上百条,末了寸爷发飙:你们这素要闹哪样啊?一大清早的。我也觉得不好心思,计算撤走,结果小姑娘说:叫仆人家搬出凳子,拿出瓜子水果我们坐上去聊。

我滴个天呢,简直神人啊。从此我就多了个嗜好,就是喜欢到他人的微博上跟第三方聊天,而很长一段时间内跟寸妹打号召,都是:瓜子花生矿泉水。

接触多了,发现居然物以类聚,酒鬼群分,寸妹跟牙妹也有相像的喜好,冰啤,小龙虾。由于永康人爱吃知了,所以她经常向我推举知了。本年夏天,我终于如愿偿到了这红尘美味。

(适才发表的时候发现漏掉了很搞的一段,补上)

(寸妹来杭州,趁便买手机。她在颐高瞎逛时就叫上了我,那时我们公司在颐高的楼上。我找到她时,听到如下对话:
拿起一款手机问:老板,这款手机屌不屌?
老板很无语的回复:屌!
拿起另一款手机问:那这款屌不屌?
老板更是无语的回复:户外徒步装备清单。也屌!
玩弄着两部手机:那哪部角力计算屌!
老板都快哭了,我也不知道老板若何回复了,我跑到足下?左右笑去了……)

某日,寸妹来杭探姐,趁便叫我喝酒。当然跟我说的时候,是特地来找我喝酒的。那天又是我们群里大团圆。酒过三巡,跟孤山去抽了会烟,聊了会人生谈了下完全。

然后她回去时说伤心去了,大老远的从永康跑来找我喝酒,徒步登山微信头像。结果我跟野男人跑了。从此,不论是我的男人还是她的男人,都统称野男人。

有次她跟野男人相亲,回来后我表示下关注,其实就想八一下卦。问野男人若何样。结果她说,像牛仔骨。我表示不懂。她就说,像你这样的是大白菜,他就是牛仔骨,火锅的时候固然都要吃的,但代价是不一样的。

噗!我一口鲜血喷在炫耀器上。真想说一句:尼玛。

再有次,跟她聊QQ时,接到同窗电话,说是跟人相亲时,看上人家姐了若何办。像我这种几年恋爱空窗期的哪知道若何办啊,就说,我找个妹子问问若何办。然后把这情形跟寸妹一说。

寸妹很讶异的问我:你是不是跟我聊天,然后看上我姐了?

尼玛!我忘了电视里通常说自己的事时,都爱加一句:我有个同窗,他若何若何样了……

到了夏天,她就会找几个野女人野男人去游泳,大大都时候,惟有野男人。然后我说,跟野男人游泳的时候,不准身体接触,在我们乡下,身体接触是要浸猪笼的。

这野女人灌我酒时,就会叫我和尚哥哥,叫得我骨头都酥掉,然后我就大杯大杯的下了肚。

今夏,野女人第一天骑自行车磨炼的时候,就出了ctheirrhuo。去看望她时,只能趴在床上。无意做下游泳的作为。看到好动的野女人只能趴床上,挺难过的。即使到而今也没全好。

尼玛,早日康复。

余韵绵长的红酒

她,是个美女,但也没有美到颤动党中央;她是才女,但也没有像易安居士那样名垂千古;她做得一手好菜,但也不会像黄蓉那样来个什么“玉笛谁家听落梅”。看下去,她不够奇,但架不住她分析分数高啊。除了数码小白外,其他没有什么短板。学会卡通。以至麻将扑克牌九样样精晓。

用她的话来说,我都这么优秀了,还不让我数码白痴啊,假若圆满的话,会遭天谴的。她就是丫丫,人称丫姐。

有人说,自称“人家”的女生,基本上啥做事都不消做,有男生会替她做掉大半;自称“偶”或“藕”的,至多能省去一半的做事;自称“我”或“俺”的,全部做事都是自己的;自称“姐”或“爷”的,连男人的活都是她的;自称“老娘”的,连牲口的活都给干了。

从丫姐的称号,就没关系看出,姐就是个劳苦命。以至有时,连爷的活,也得她干。由于固然寸爷的着手能力也极强,耐何爷有时挺正人的,我们都知道,正人是动口不着手的。

通常来说,丫姐家是我们的据地,很多聚会都在她家举行。很多时候,谁的寿辰到啦,谁谁从哪回来了,丫姐就会说:周末请你吃大餐。

这个时候,真的很温暖很激动。

独一不好的处所,就是她家楼太高,每次男人们拎着大袋大袋鸡鸭鱼肉和扛着啤酒上7楼,那时多么想吃两片新盖中盖高钙片,能一语气上七楼气不喘。

聚餐的时候,有时下午会举行一场麻将文明互换大会,输进去的钱早晨买菜。基本上女赌神没若何输过,不是她大杀四方,学习徒步登山 推荐地点。就是他们三方杀我一家。话说麻将钱是我牛牛输进去的,晚饭钱是我麻将输进去的,外传他们还计算让我输入一张主动麻将桌。这财运好到这个份上,做人也挺有乐趣的。

麻将终止,就是丫姐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一私人做一桌子菜,所以我们也特爱去丫姐家做客,到了她家就没关系大快朵颐。有孤山在的时候,孤山也会到厨房打下手,洗菜切菜等。

一直觉得他们是绝配,大众都说他们是真爱。只是恨不相逢未嫁时,本是绝配,奈何孤山这娃嫁得早!?

私心里想,若是孤山从了丫姐,那也是极好的。

小时候,经常在电视上看听到说谁谁是性情中人。那时,固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觉得很猛烈的样子。

直到遇到丫姐,固然还是不知道什么乐趣,但觉得丫姐就是。

忍不住想吐槽,虽不明,但觉厉,直丫姐。

丫姐的感情很厚实,厚实到另人倒闭。看步步惊心哭,离谱的是,还一遍一遍的看,小说看看,电视看看,边看边哭,哭到睡不着。看精忠岳飞哭,看被偷走的那五年也哭,其他还看了什么,哭了什么就不知道了。

不只影视中感情厚实,实际中也是感情厚实,泾渭清晰。

丫姐很怕某种小植物,怕到不让我们提的景色,那时我们计算用其他词来替代。首先我发起用“小草”来庖代,比如,“草目寸光”,“过街小草,人人喊打”等,因小草拼死不从而作罢。末了雨发起的“舒克贝塔”获得通过。

丫姐跟兄弟们一起的时候,无意也会跟着兄弟们抽跟烟。倒不是倡始女人抽烟,就是觉得能跟兄弟一起喝酒抽烟的男子,也挺动人。而且丫姐拿烟模样形状很文雅。记得有次,丫姐,孤山和我三人一起喝茶,无意煤根烟,各玩各的手机,静静的待几个小时。很是清静。

丫姐不烈,但余韵绵长。

徒步登山 2018-04-13